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中考资料 > 中考试题 > 正文

亚博足球官网

时间:2019-02-10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中央党史研究室在编写《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的时候,对于党的历届全国代表大会时的党员人数问题,都进行了认真考查和深入分析,并把研究成果写在书中。但这并不表明《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把问题都写清楚了,更不表明读者也都弄明白了。实际上,该书对于包括党员人数在内的许多问题,仍需继续探讨。例如:在中共一大和六大时,全国党员人数到底有多少?不仅是普通读者,就是一般搞专业和教学的同志,对于这个问题有的也还并不都十分清楚。因此,这也是一个很值得讨论的问题。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们党总共召开过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中,除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和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外,其他大会时的全国党员人数,都有明确记载。其具体而准确的数字,分别为:二大时195人;三大时420人;四大时994人;五大时57967人;七大时121万人。这说明:中共一大和六大时的全国党员人数的问题,与其他代表大会时的情况是有所不同的。
  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在叙述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的七次代表大会的时候,唯独在第六次代表大会期间没有写全党人数;而对于中共一大时的全党人数,亦只是写了一个“五十多人”的大概数字。
  到底应当如何看待这两次大会时全国的党员数字呢?以下是笔者的一点粗略的思考和看法。
  一大时的党员人数
  在召开中共一大的时候,我们至今没有发现各地共产党小组关于党员人数的直接材料。因此,我们现在不可能在党史书中看到一大时有精确的党员人数。在《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中所写的当时全国党员有“五十多人”的数字,虽然也不够十分精确,但基本上是与史实相符合的,或者说是接近于实际的历史情况的。
  据考证说明,中共一大时全国党员共有“五十多人”。这50多名党员是:上海小组的陈独秀、李汉俊、沈玄庐、陈望道、俞秀松、杨明斋、李达、袁振英、邵力子、李季、沈雁冰、林伯渠、李启汉、李中(即高语罕)、沈泽民;北京小组的李大钊、张国焘、邓中夏、罗章龙、刘仁静、高君宇、张太雷、何孟雄、缪伯英、范鸿劫、朱务善、李骏、宋介、李梅羹、吴汝铭、陈德荣;武汉小组的董必武、陈潭秋、包惠僧、刘伯垂、张国恩、郑凯卿、赵子俊、赵子健;湖南小组的毛泽东、何叔衡、彭璜等;广东小组的谭平山、陈公博、谭植棠;济南小组的王尽美、邓恩铭、王翔千等;旅日小组的施存统(即施复亮)、周佛海以及旅法小组的张申府、刘清扬、陈公培等。需要指出的是:这是当时的状况。在这些人中,也有不久即退党,已经不是共产党的党员了。
  现在有了这个大体的名单,反映出了学术界长期共同努力的结果。因为,当时是处在一大召开前夕的特定历史时期,这已是90多年前的事情了,历史情况很复杂,档案文献奇缺,更无“活资料”可以查找,要想真正彻底地弄清这个问题,是非常不容易的。这50多名党员,到目前为止是被多数人基本上肯定和认同的。当然,对于个别有争议的人或事,继续深入探讨亦是必要的。
  为什么要确定“五十多人”这个数字呢?究其原因,有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有历史事实的证实。史学界,特别是其所在省区的党史部门,对这50多个人,都进行了长期的反复的核查和深入的研究,可以说是逐个“验明正身”,说明他们确实是当时早期的党员。二是有档案文献资料的证明。即在为数不多的早期的档案文献资料中,对这个数字均有大体一致的记载。
  这些早期的文档中的记载,都很珍贵、很重要,因为它们都比较明确地回答了我们的问题。诸如:1921年中共一大闭幕后不久,参加大会的李汉俊、董必武就给共产国际写了题为《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该文件译自共产国际中共代表团档案的俄文稿)的报告。在该报告中特别指出:“现在(国内)已有六个小组,有五十三个成员。”1921年10月13日,驻赤塔赤色职工国际代表Ю.д.斯穆尔斯基在一封信中说:“从(一九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到八月五日,在上海举行了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大会,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自称为中国共产主义者的代表大会。这次代表大会,为中国共产党奠定了基础。会议的十二名参加者,代表了总共五十个自命为共产主义者的人。”1922年6月30日,《中共中央执委会书记陈独秀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说:“去年(一九二一)开常会时,只有党员五十余人。”1922年7月11日,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莫斯科所写的《给(共产国际)执行局的报告》中说:“在魏廷斯基(即维经斯基)同志在上海工作期间,建立了一个以陈独秀同志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小组”。“这个组织在七个到八个中心地区有它的支部,但在全中国其成员总共不超过五十――八十人。”在1928年6月,中共六大时绘制的一份表中,填写着一大时共产党员共有“五十七人”,“其中工人四名,知识分子及自由职业者五十三人”。1929年瞿秋白所写的《中国共产党历史概论》指出:1921年6(7)月的“第一次大会时有五十余人”。在1987年10月由中国人民亚博app客服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张闻天编著的《中国现代革命运动史》一书(该书曾于1938年12月,以延安“中国现代革命史研究会”名义编印发行)中,也明确写道:“到会代表十三人,代表党员共五十人左右。代表的产生,是北平、天津(应为武汉)、湖南、湖北、广东、山东(这时山东也建立了党的组织),各选派代表二人,日本选派代表一人。”
  许多当时参加一大的代表,他们在后来的回忆录或访谈中,几乎都提到了党员人数问题。他们每个人的记忆,虽然各有区别,但所指出的人数却都在50人左右或几十人的大范围之内。其中,张国焘、包惠僧等人的回忆,所讲的情况比较具体、详细,有一定的代表性。例如,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说:参加中共一大的“上海代表是李汉俊和李达,代表上海九个党员;我和刘仁静代表北京十五个党员;董必武、陈潭秋、包惠僧代表武汉的八个党员;毛泽东、何叔衡代表湖南约十个党员;陈公博代表广东约七个党员;王尽美、邓恩铭代表山东的八个党员;周佛海代表日本留学生中两个党员。合计代表十三人。党员五十九人。全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则约在三百五十人左右。这就是中国共产主义者在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前夕的全部阵容。”包惠僧回忆说:“我们都知道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政党,应该吸收广大的工人群众来参加,但是这一次代表大会共十三个代表都是知识分子,代表各地的党员总共不过五十余人,除了湖北区有两个失业的工人同志外,就没有什么工人,尤其是没有产业工人。这说明我们党还是在软弱无力的幼年时期。”显然,在他们的回忆录里,所提到中共一大时全国的党员人数,也都与前述的档案文献中的记载基本一致。
  通过以上史料的介绍和分析,说明了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以及 《中国共产党历史大事记》中所说的:在中共一大时全国党员有“五十多人”的论断,是有根据的,是符合历史实际的。
  六大时的党员人数
  现在看来,经过长期努力的核查和研究,一大时全国党员有“五十多人”的结论,是完全可以确定下来的。但若真正弄清六大时的党员人数,这要比一大时的难度更大。从六大现存档案文献中的数字看,就可以说明这一点。
  经查中共六大档案,有三个文献资料,即1928年6月30日周恩来在六大上作的《组织问题报告和结论大纲》、1928年6月30日六大通过的《组织问题报告大纲》、1928年6月大会资料《全国党员数量》中,都提到了当时的全国党员人数。根据这些文献资料,到六大召开时,全国共有省委16个(包括临时省委),特委37个,县委400个,市委36个,区委41个,特别支部138个,全国党员130194人。周恩来在组织问题报告中说:“党员的数量现在我们有很夸大的数量,但没有法子保证是正确的。”他强调:“我们的总数有十三万零一百九十四人,农民居多数,但海陆丰、醴陵一定要有很大的损失。所以,总数是不能正确的。”周恩来后来进一步说明:“中国党乡村支部的非常困难,所以数目很难正确。”既然这个“很夸大的数量”“不能正确”,也就无法将其载入史册了。
  笔者查阅了当时有关的文献资料,说明造成上述情况的原因,至少有三点:第一,当时正处于特殊的历史大变动时期,而且全国的白色恐怖依然十分严重,随着形势的发展,党员的数字产生了有增、有减的迅速变化,很难有精确的。第二,在党员人数时,有些地方存在着“宁多毋少”的思想。有的误认为只要有了数量,才可以提高质量。同时,认为若报少了,就会丢面子。第三,党群混淆,有些地方把凡是积极参加暴动的赤卫队队员、农会会员等非党群众,亦都当成“共产党员”上报了。例如:在江西的安源,把6万名赤卫队队员、农会会员的积极分子,都当成“共产党员”上报了。实际上,当时安源只有1万名党员。显然,当时无论在乡村或城市中,这种把党群组织混淆的状况,严重影响了党员人数数字的准确性。
  中共六大时全国到底有多少党员,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问题。在一些史书、文章、教材以及宣传报道中,对此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新中国成立后,对中共六大时全国的党员人数,有一种“四万人”的传统说法。但是这种说法,始终没有任何直接的文字依据,这只是有关专家所作的一种推断和估计而已。
  因此,在《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中,当叙述中共六大历史情况的时候,无法写出当时确切的全国党员人数。也就是说,该书既不沿用“四万人”之说,也不采用“十三万人”之说(即“十三万零一百九十四人”的说法)。该书只是用写实的方法,特别注明:“六大召开时,全国党员没有准确的数字。”所以,中共六大成了唯一没有写出全国有多少党员的代表大会。
  笔者认为,《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对于六大时的全党人数的表述,只是在没有把问题搞清之前的一种写法,尚不能就此“盖棺论定”。真正弄清问题,是很有必要和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因为通过这个准确的数字,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更具体地了解和认清:在大革命失败之后,党的组织发展变化的状况。它是中共六大研究中的一个课题,应当继续进行探讨。
  (责任编辑 刘荣刚)

标签:大和 党员 中共 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