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高考资料 > 招生计划 > 正文

亚博足球官网

时间:2019-04-18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摘 要】 目的:探讨心理因素对16~22岁青年错牙合畸形的正畸需要的影响。方法:应用一般人口调查问卷、正畸需要调查问卷、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Revised,Short Scale for Chinese,EPQ-RSC)、症状自评量表(Symptom Checklist90,SCL-90)、多维自我体像关系问卷(Multidimensional Body Self-Relations Questionnaire,MBSRQ)和正畸治疗难度、结果、需要指数(Index of Complexity,Outcome and Need,ICON),对南京陆军指挥学院门诊部就诊的204名16~22岁青年进行测查。结果:按研究对象是否有正畸需要分为无正畸需要组(n=144)和有正畸需要组(n=60)。两组在EPQ-RSC的各分题得分上差异均无学意义(Ps>0.05),而在SCL-90评分上,无正畸需要组的躯体化[(1.47±0.47)vs.(1.67±0.5),P0.05).For SCL-90,the scores of somatization[(1.47±0.47)vs.(1.67±0.5),P   【Key words】 malocclusion;orthodontic need;body image;personality;psychometrics
  
  在口腔正畸科就诊患者中,16~22岁的青年是主要人群之一。在北欧国家,这一年龄段的正畸就诊率为18%~42%[1]。由于这一年龄段正处在青春后期至青年早期,是生理和心理从不成熟到成熟转变的过渡时期,其心理和自我意识相对比较封闭,通常表现出强烈的独立意识、平等意识、自主意识和反叛意识,因此,在这样一个身体、心理、情感和社会转变的重要时期,此年龄段青年在生理和心理的诸多方面均有别于其父母、成年人和儿童,具有鲜明特点[2-3]。
  在20世纪60年代,心理学家Holmes就提出心身疾病主要是由心理因素导致的健康问题[4]。《世界卫生组织宪章》对健康的定义是: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或衰弱,而且还是身心健康、社会幸福的完美状态 [5]。Ngom [6]认为错牙合畸形威胁人类健康,多与心理苦恼、牙周状况不佳以及咀嚼功能受损密切联系在一起。Brook[7]的研究发现,一些较严重的错牙合畸形患者可能并不认为错牙合畸形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而一些错牙合畸形较轻的患者可能会认为错牙合畸形严重地影响了自己的生活,继而产生强烈的正畸需要。Shaw [8]的研究发现,即使错牙合畸形的严重程度一致,各人对自身所存在错牙合畸形的认知不同,正畸需要也不同,进而主动寻求正畸治疗的行为就大不相同。因此, “正畸需要”(orthodontic need)就是人们对自身的错牙合畸形进行主观判断后,对正畸治疗的欲望或要求。那么,关于人格、体像等心理因素是否影响16~22岁青年的正畸需要的研究,还鲜见报道。因此本文旨在探讨人格、体像等心理因素对16~22岁的青年正畸需要的影响。
  
  1 对象和方法
  
  1.1 对象
  2009年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门诊部口腔科就诊的人员。纳入标准:年龄在16岁以上(含16岁);初中以上学历;无唇腭裂及其他颌面部畸形;从未进行过正畸治疗;经过知情同意后,志愿参与本项研究者。
  1.2 方法
  施测以个人为单位,由受过心理学专业培训人员及助手实施,统一指导语和填表方式。被试在光线充足、环境安静的室内独立完成填表作业,填表中禁止照镜子、看本人照片。为了使回答内容更具真实性,不要求被试填写姓名,只编写号码。完成问卷后,由正畸医生取被测上下颌印模各一副,超硬石膏灌模,并编写号码,此号码与问卷号码一致。
  1.3工具
  1.3.1 一般人口调查问卷
  主要包括性别、年龄和学历等人口学因素,被试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填写。
  1.3.2 正畸需要调查问卷
  问卷采用李克特5点计分法,被试根据“自己是否需要正畸治疗”的主观愿望进行选择,选项分别为“不需要治疗”、“轻度需要治疗”、“中度需要治疗”、“非常需要治疗”和“极度需要治疗”5种程度,分别记1~5分进行评定。
  1.3.3 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Revised,Short Scale for Chinese,EPQ-RSC)[9]
  包括4个分量表:P量表(精神质),E量表(外向-内向),N量表(神经质),L量表(掩饰性)。每个分量表12个项目,共48个项目。量表原始分按公式:T=50+10(X- x)/sd换算成量表分。E量表的T分≥61.5的被试具有典型的外向型人格,而T分≤38.5则具有典型内向型人格;N量表的T分≥61.5的被试具有典型的情绪不稳定人格,而T分≤38.5则具有典型情绪稳定人格;P量表的T分≥61.5的被试具有一些精神质的倾向。
  1.3.4 症状自评量表(Symptom Checklist 90, SCL-90)[10]
  包括9个因子,每一项目均采取1~5的5级评定制,评定是否有某种心理症状及其严重程度。
  1.3.5 多维自我体像关系问卷(Multidimensional Body Self-Relations Questionnaire,MBSRQ)[11]
  MBSRQ的适用人群为成年人和青少年(15岁或更大)。它反映了两个倾向:评估和认知-行为倾向。分为10个维度:相貌评估、相貌倾向、舒适评估、舒适倾向、健康评估、健康倾向、疾病倾向、身体部位满意、超重、自我分类。本问卷具有良好的信效度[12]。
  1.3.6 正畸治疗难度、结果、需要指数(Index of Complexity,Outcome and Need,ICON)[13]
   包括5个部分,即美观因素(aesthetic component,AC),上牙弓的拥挤或间隙,反牙合,前牙的垂直向关系,后牙区矢状向的关系。每个部分都有一个评分标准以及相应的加权系数,最后的结果为各个部分的分数乘以加权系数后的总和。其中,AC是一组由非专业人士根据牙齿外表吸引程度进行判断的评分,并将等级的跨度等距划分的10分制量表[14],见图1。由10张代表不同美观程度的牙齿正面咬合照片标示,从1到10分别表示非常吸引人到最不吸引人。ICON既可以用于正畸的治疗需要和治疗难度的评价,也可以用于治疗结果的评估。它是医生对被测进行的客观测量,如果治疗前得分大于43分,则表示被测的错牙合畸形程度较重,客观上需要进行正畸治疗。
  
  1.4 模型测量
  使用藻酸盐印模材取模,灌注超硬石膏模型。应用容栅式电子显示游标卡尺测量模型,重复测量3次取均值,均由研究者一人进行。
  1.5 方法
  所有数据输入SPSS15.0软件包,t检验及Logistic回归进行分析,设P   
  3 讨 论
  
  本研究结果提示,外向-内向、神经质、精神质和掩饰对被测的正畸需要没有影响。然而有些正畸医生在临床工作中感觉内向型的患者比外向型的患者更加渴望接受正畸治疗,具有更强烈的正畸需要,这可能是由于对“人格”这一概念不同的理解造成的。由于人格构成复杂,心理学界到目前为止尚无一个关于人格的公认的定义,正如Emmons[15]指出的“人格心理学从来就不缺乏有关人格现象的描述和解释”。本文所使用的EPQ-RSC也只是人格测验方法中的一种,因此有可能出现以偏概全的情况,这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在本研究中,主观上有正畸需要的青年在躯体化、抑郁、焦虑、恐怖和总分方面与主观上没有正畸需要的青年存在差异。现代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认为,个体的身心健康水平是生物因素心理适应能力和社会环境综合作用的结果。因此,心理和生理是相互制约、不可分割的,心理不健康必然会对躯体健康造成危害,导致各种疾病,同时人的社会适应能力也会受到影响。在当今社会中,人们对个人魅力十分重视。一个人的整体形象,具体到面部的和谐与对称,常被看作是一个人在社会中如何为他人所接受以及如何认知自身的一个指征[16-17]。人们在交流过程中需要互相注视对方,由于牙齿位于面部的中心位置,易引起对方注意,又因为牙齿对于面部容貌、语言、表情具有重要的功能和意义,因此,部分错牙合畸形青年在社会心理因素的作用下,产生了自己牙齿不美观的感觉,没有达到他们自己认为的社会可接受的牙齿美观程度,他们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足和“丑陋”,常常会压抑自己,久而久之,长期的心理压抑和潜在压力必然会影响其心理健康,加重错牙合畸形产生的负面社会心理影响,造成躯体化、抑郁、焦虑和恐怖。同时,这些心理症状又会反过来加重这部分患者对自己错牙合畸形的主观认知,认为错牙合畸形会影响他们的社交、求职、择偶、自信心等,由此产生了解决错牙合畸形、提升面部容貌的心理需要,产生了主观上的正畸需要。
  体像是人们对自己身体的姿态和感觉的总和。个体对自己身体所给予的美丑、强弱等的主观评价形成了自我体像,并受客观容貌、社会影响、文化审美观的共同作用[18]。在表1中可以发现,在主观上有正畸需要的青年在相貌评估、舒适倾向、健康评估、身体部位满意和超重方面与主观上没有正畸需要的青年存在差异,尤其是健康评估和身体部位满意更是进入了Logistic回归方程,这说明在主观上有正畸需要的青年对自己的体像不满意,认为自己不健康、有疾病或容易得病,对自己身体某些部位不满意,个别青年甚至产生一般的体像心理问题或更严重的体像障碍。在Salonen的研究中发现,受试的普通人在完全不知道他们所评价面孔的额外信息的情况下,他们还是将美貌的人形容为更有吸引力的更亲善的人[19]。这说明那些对自己面貌和牙齿不满意的青年在心理因素的作用下,夸大了自身错牙合畸形的程度,又由于人体某些部位常常具有象征性意义,因此他们希望通过正畸治疗来改善自己的面容,这实际是在寻求对自我体像的矫治,改善自己的体像,从而得到更多的社会认同,使自己更有吸引力。这提示,在正畸治疗过程中,正畸医生要了解患者寻求治疗的动机以及影响因素,消除患者不切实际的想法和顾虑,使患者保持良好的、理解的心态配合医生进行正畸治疗,避免医疗纠纷的产生,更好地根据患者具体情况制定出个体化的矫治目标以满足患者体像上的治疗期望。正如马如梦[11]认为的那样――美容医学的目的是为患者建立良好的体像,但要达到这个目的单靠手术刀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在本研究中,ICON对被测正畸需要的影响是显著的,对Logistic回归方程的贡献是最大的。这说明错牙合畸形的严重程度,是16~22岁青年主动寻求正畸治疗的原因之一,其他学者的研究也支持这一观点[20-21]。但是由于被测不具备丰富的口腔正畸学知识,他们评价自己是否需要正畸治疗并不完全依据客观上的错牙合畸形程度,进行“需要”或“不需要”的简单判断,而是受到心理因素的强烈影响,形成了他们自己认为的社会可接受的牙齿美观程度,并且以此标准代替客观上的错牙合畸形程度,产生主观上的正畸需要。
  综上所述,错牙合畸形和体像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16~22岁的青年的正畸需要,健康评估和身体部位满意越低、ICON越高,那么正畸需要就越强烈;另外,较高的躯体化、抑郁、焦虑、恐怖、总分和超重,以及较低的相貌评估、舒适倾向、健康评估和身体部位满意会使青年产生正畸需要。这就要求正畸医生在治疗过程中除了更好地治疗错牙合畸形以外,还要施以心理疏导,解除心理因素对错牙合畸形患者造成的负性情绪反应。
  
  参考文献
  [1]Kerosuo H,Kerosuo E,Niemi M,et al.The Need for Treatment and Satisfaction with Dental Appearance among Young Finnish Adults with and without a History of Orthodontic Treatment[J].J Orofac Orthop,2000,61(5):330-340.
  [2]Christy M,Grayson N.Measuring Beliefs About Adolesc-ent Personality and Behavior[J].J Youth Adolesc,1998,27(5):607-627.
  [3]Amado J,Sierra AM,Gallón A,et al.Relationship bet-ween Personality Traits and Cooperation of Adolescent Orthodontic Patients[J].Angle Orthod,2008,78(4):688-691.
  [4]Holmes TH,Rahe RH.The Social Readjustment Rating S- cale[J].J Psychosom Res,1967,11(2):213-218.
  [5]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Constitutio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M].45th ed.Geneva:WHO,2006.
  [6]Ngom P,DiagneF,Dieye F,et al.Orthodontic Treatment Need and Demand in Senegalese School Children Aged 12-13 Years[J].Angle Orthod,2007,77(2):323-330.
  [7]Brook PH,Shaw WE.The development of an index of or-thodontic treatment priority[J].Eur J Orthod,1989,11(3):309-320.
  [8]Shaw WC,O" Brien KD,Richmond S.Quality.Control in Orthodontics:Factors influencing the receipt of orthodontic treatment[J].Br Dental J,1991,19(2):66-68.
  [9]钱铭怡,武国城,牛荣春,等.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中国版(EPQ-RSC)的修订[J].心理学报,2000,32(3):317-323.
  [10]陈昌惠.症状自评量表 [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9,(增刊):31-35.
  [11]马如梦.多维自我体像关系问卷MBSRQ的初步修订及其与人格类型的相关性研究[D].第四军医亚博app客服,2006.
  [12]马如梦,赵佐庆,郭树忠,等.整形美容受术者与亚博app客服生自我体像和差异分析[J].中国美容医学,2008,17(1):118-120.
  [13]Daniels CP,Richmond S.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dex of Complexity,Outcome and Need(ICON)[J].J Orthod,2000,27(2):149-162.
  [14]Shaw WC,Richmond S,O" Brien KD,et al.Quality control in orthodontics:indices of treatment need and treatment standards[J].Br Dent J,1991,170(3):107-112.
  [15]Burger JM.人格心理学[M].陈会昌,译.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4:3-8.
  [16]Philips C,Bennett ME,Broder HL.Dentofacial disharmony:psychological status of patients seeking treatment consultation[J].Angle Orthod,1998,68(6):547-556.
  [17]Giddon DB.Orthodontic appliance of psychological and perceptual studies of facia1 esthetics [J].Semin Orthod,1995,1(2):82-93.
  [18]Rohr UD.The impact of testosterone imbalance on depression and women" s health [J].Maturitas,2002,41:25-46.
  [19]Salonen L,Mohlin B,Gotzlinger B,et al.Need and demand for orthodontic treatment in an adult Swedish population[J].Eur J Orthod,1992,14(5):359-368.
  [20]Richmond S,Phillips CJ,Dunstan F,et al.Evaluating the cost-effectiveness of provision [J].Dent Update,2004,31(3):146-52.
  [21]Phillips C,Kimberly N,Beal E.Self-Concept and the Perception of Facial Appearance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Seeking Orthodontic Treatment [J].Angle Orthod,2009,79(1):12-16.
  编辑:赵志宇
  2009-12-18收稿,2010-03-30录用

标签:畸形 心理因素 青年 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