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作文大全 > 小学生作文 > 正文

亚博足球官网

时间:2019-02-10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他是我军第一代飞行学员,第一批飞行骨干,第一所航空学校的创始人,曾被印度皇家空军代表团团长誉为“从山沟里飞出来的雄鹰”,一生还培养了大批空军飞行员和空军中高级军政指挥员。
   他就是开国将军陈熙。
   陈熙,1918年出生于江西省兴国县兴莲乡。1931年任少共莲塘区委组织部部长。1934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时期,历任红一方面军补充师第十三团连政治指导员,红五军团政治处技术书记、文化科科长,红三十军政治部秘书长。参加了长征。长征途中,在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合后,分为左、右路军北上,陈熙在朱德、张国焘率领的左路军,三次过雪山草地。抗日战争时期,受党中央派遣,进入新疆航空队飞行训练班学习。解放战争时期,奉命到东北创建我党第一所航空学校,任飞行大队政治教导员、政委、大队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奉命参与组建空军第三航空学校,并任校长。1953年10月起,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学校管理部第一副部长、军校部部长,空军学院第一副院长,空军学院政委。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首批骨干
   1937年5月,历经千辛万苦的红军西征的西路军残部不足500人,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驻新疆代表陈云的大力营救下到达迪化(今乌鲁木齐)。
   在西路军进入迪化前,毛泽东和朱德等曾给西路军领导发过电报:远方(指苏联)对于西路军进入新疆赴远方求学的问题已决定了。因此,目前西路军必须到星星峡。他们(指陈云、滕代远、段子浚、冯铉、李春田)在该地迎接你们。而此时的七七事变,促成了“国共合作”,中央遂决定撤销西路军赴苏联休整、学习的计划,要求陈云充分利用新疆统一战线的有利环境,为我党培养各方面的军事人才。
   根据新疆国民党政府主席盛世才的要求,陈熙等西路军官兵摘下了红帽徽、红领章,换上国民党军服,被编成了一个“新兵营”。
   鉴于盛世才为了扩大自己的军事实力,在迪化开办了一个航空训练班,对外称航空学校,公开招生,培养飞行员和机务人员,还请了大量苏联专家执教,陈云遂向盛世才提出中共派人参加航空学校学习。盛世才虽不情愿,但碍于苏联顾问华西里将军,只得同意。
   陈云随即在西路军挑选了25名年轻、有一定文化素养的共产党员进入航校,连同来自延安的战士共43名飞行学员分成了两个班,25名学飞行,18名学习机械维护。陈熙即是25名飞行员之一。
   由于自己是放牛娃出身,虽在红军队伍里学过一些知识,但文化程度依然非常有限。为不能给红军丢脸,给党抹黑,面对枯燥、深奥的理论,陈熙拿出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的精神刻苦学习。白天,他聚精会神地听讲;熄灯了,打着手电在被窝里看书;操场上,举着飞机模型汗流浃背地演练。随着学习时间的一天天过去,一道道难题被攻克,一个个让人莫名其妙的飞机构造原理也被他解开。
   1938年4月,飞行班开飞后,陈熙先后驾驶过苏制乌-2型双翼初级教练机、埃尔-5型双翼侦察机、伊-15型双翼歼击机和伊-16型单翼歼击机,共计飞行1000多个起落、300多小时,飞行技术达到了作战水平。
   四年后,陈熙掌握了高深的飞行原理、繁杂的计算和“放单飞”技术,熟悉了飞机的复杂结构和各部件的性能,成为我军第一批飞行骨干。
   在新疆的学习快要结束时,盛世才突然翻脸,无理地关押和迫害我党干部和学员,甚至连家属也不放过。对此,航空队的同志进行了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当时苏联领事馆就在被监禁飞行队员的附近,队员们一致要求与苏联领事馆取得联系,但盛世才不仅拒绝,而且暗藏杀机。既然不能公开联系,也就只得秘密联络。由于飞行队员被高墙阻隔,手无寸铁,只有翻墙才能出去。陈熙自告奋勇,担当起“信使”,曾三次利用夜幕,踩着战友搭成的人梯翻墙出去与苏联驻新疆领事馆联系,反映飞行队员遭到关押监禁的真实情况,又一次次返回学员队伍中来。在舆论的谴责、我党的抗议下,盛世才的暴行有所收敛。1946年6月,陈熙和战友们回到了延安。
  创办航校
   早在1945年8月,中共中央就做出了建立航空学校的决定,且把我军的第一所航空学校建在东北。东北是侵华日军的航空基地,日军利用东北地势平坦等诸多优越条件,不仅在此成立了航空训练机构,还培养了大批飞行员和地勤人员。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日军在东北的这些航空训练机构、装备、设施、人员都来不及撤走,其中有的被苏联红军缴获、俘虏。中共中央遂立即派出了大批干部开赴东北,在建立东北根据地的同时,建立自己的航空基地。陈熙奉命和同志们一道抵达通化市第二中学,着手建校的有关事宜,并担任飞行大队政治委员、大队长等要职。
   创办航校,面临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要有飞机和航空器材。陈熙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在东北各地,搜寻被日军遗弃的机场、军需库及工厂。他同搜寻的同志一起,从深山老林中挖掘出被日军掩埋的航材,从荒芜的机场搜集起一桶桶航油;在山野追踪老百姓的马车,换回马车上的飞机轮胎;残破不全的飞机,仍被当做宝贝用马车拉回去。
   在搜寻过程中,有的同志轧断了手脚、成了残疾,有的累出了病。在日军第七三一细菌部队驻地,两名搜索小组的成员误入了细菌试验室,永远倒在了废墟上。有的同志遭到国民党匪特袭击,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搜寻小组的足迹遍及东北三省30多个城市、50多个机场。共搜寻到各种飞机120多架、发动机200多台、油料2000多桶、航空仪表数百箱,以及各种机床设备等空军用设备2800多马车。
   由于东北的铁路交通在日军投降时几乎被破坏殆尽,这些被搜寻到的东西,只能用人拉、肩扛、马车拖等原始方法转运。即使在小火车能够开通的地段,由于小火车马力不足,翻山越岭时,也只能靠大家推着前进。有人曾风趣地说:“人推火车、马拉飞机,写到空军史中也是一大奇观。”
   东拼西凑的飞机,破破烂烂的设施,航校的教学就是在这样一种艰苦环境中很快展开。被俘、后成为我军教官的日军第二航空军团王牌飞行部队――第四练成大队队长林弥一郎曾感慨地说:“补丁飞机,补丁跑道,中国共产党创建空军的决心了不得!了不得!”
   由于飞行学员文化程度参差不齐,很多人大字不识几个,更别说深奥的航空理论知识了。在教流体力学“伯努利定理”时,教官几堂课下来,学员仍是沮丧地说:“伯努利, ‘白努力’!”
   为此,陈熙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建议学校改变教学方法,倡导实物、现场、形象教学,和大家一起研讨出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方法。在讲授飞行原理和飞机构造前,领着学员们参观飞机,操纵传动各个陀面、机翼面,说明它们有些什么作用;然后再做手势比喻,伸张双臂比作机翼,翻转手掌比飞机倾斜并转弯,低头、撅臀就算飞机下降,反之则上升。还做了许多教学用的实物模型,让学员一看就懂。在讲授发动机内的油路系统时,点燃香烟,把烟吹进发动机内的油路,看烟从何处出,让学员知道哪条油路是怎么走的。在讲授“八-13甲”发动机时,因学员对9个气缸形排列的工作原理理解非常吃力,教官便让5名学员围成圈,依次编号,各人出右手同握一根木棒,按号次顺序,口念进气、压缩、工作、排气,围着木棒转圈圈,只转了几圈都领会了。
   国民党没有停止对航校的轰炸和破坏,航校被迫一迁再迁,最后迁到中苏边界。但陈熙和学员们并没有停止过教与学。
   陈熙在航校,出色地完成了为创建人民空军而培养飞行员的艰巨任务。
  出任校长
   1949年7月,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建立空军。毛泽东就建军方针明确指出:一是以一年为限建立一支歼击、轰炸机部队,协助陆军渡海作战,解放台湾。即创建一支强大的空军,歼灭残敌,巩固国防。二是贷款建空军,出钱买经验。买飞机、购器材、请专家都要精打细算。
   7月26日,中央军委致电第四野战军:现在必须以建立空军为当前的首要任务……空军领导机关由第四野战军第十四兵团司令部及直属部队和军委航空局组成。
   同日,毛泽东指示中央书记处电告在莫斯科的刘少奇,让其向斯大林提出请苏联援建中国空军:为准备在一年左右的时间,组成中国人民空军战斗部队,协助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海解放台湾起见。一、拟向苏联定购雅克式战斗机100架至200架、重型轰炸机40架至80架,并配足各项备份机件及日式或德式重磅炸弹。二、拟请苏联航空学校代我训练中国空军人员1700名,其中飞行人员1200名、机械人员500名,训练时间半年至1年;如便,拟请续办3年。如得同意,1700名学员拟于9月底集中,10月即可动身出国。一切费用,当由我们负责偿还。三、拟请苏联派出高级空军顾问3至5人,于9月来华参加中国空军司令部及航空学校工作。四、如上述一、二两项原则上同意,拟即派刘亚楼(将任空军司令)率小型代表团,于中共中央代表团离开莫斯科回国之前,赴苏参加这一计划的商谈,并组织1700名学员在苏联学习工作。斯大林于当日向中共中央回电说,除了航空学校不必设在苏联外,其余各项苏联原则上同意。
   10月25日,中央军委正式任命刘亚楼为空军司令员,萧华为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王秉璋为参谋长。
   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成立。
   同时,中央军委通知各大军区、各野战军:“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现已宣告成立,原军委航空局名义着即取消,原航空局所有干部及业务均移交空军司令部接收。”
   中央军委给空军的第一项使命是:在一年内训练出300名以上能够作战的飞行员,准备参加解放台湾及沿海岛屿的作战。
   没有航校就培养不出飞行员,而没有飞行员就组建不了空军部队。因此,创建航校的工作刻不容缓。半个月后,分别拟定济南、南苑、沈阳机场为3个歼击机航校校址;哈尔滨、长春、锦州3个为轰炸机航校校址。作为我军的第一批飞行骨干,陈熙被任命为第三航空学校校长。
   陈熙深知,现实条件不得不主要立足于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紧迫感,促使他不断收集资料,研究筹划、认真架构建立空军航校的最佳方案。1949年12月1日,在几乎一无所有的条件下,近千人的第三航空学校竟然仅用了一个月时间便开学。
   航校如期开学后,缺少政治教员的问题立即显现出来。陈熙在反映问题的同时,还向上级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法。经毛泽东亲自批准,空军从北京高等学校选调一批政治教员并很快分配到航校。
   由于全空军只有31名翻译,懂俄语又懂航空术语的更是凤毛麟角。苏联教官讲,翻译当场译,一小时课等于半小时,进度大大落后于计划,还把驾驶杆译成“一根活动的棍子”,飞机座舱译成“飞机上的小房子”;电压译成“紧张”,飞机在空中做横滚动作译成了“圆桶在空中旋转”。学员们听了大眼瞪小眼,莫名其妙,苏联教官也急得直发火。陈熙又及时提出了建议。一个月后,70余名翻译和200余名航空技术人员便被分配到各航校,从根本上解决了教学中的语言障碍。
   为加强学校的全面建设,陈熙还严格要求学员,总是一个一个放单飞,培养了大批过硬的飞行员。
  山村雄鹰
   1954年,陈熙调任空军军校部任部长。为解决各类干部和专业技术人员的培训问题,他又参与大力新建了一批院校,并对原有院校进行了调整。到1965年,空军拥有各类院校29所,初步建立起多专业、多兵种、多层次的院校培训体制。
   “文化大革命”中,陈熙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在七天七夜“车轮战术”的轮番审问中,他坚持实事求是,不肯趋炎附势,更不屑与坏人同流合污,因而受到冲击,被迫停职。
   1978年重新恢复工作后,陈熙担任空军学院第一副院长。他带领全院同志拨乱反正,肃清“左”的思想影响,致力于学院的恢复与发展,清理了大量的历史积案,及时把工作重点转移到以教学为中心上来,积极稳妥地推进教学改革,为空军培养了大批合格的中、高级指挥人才。
   在陈熙等的共同努力下,空军从抓基础训练入手,航空兵加强了仪表飞行训练、空中实弹打靶和实弹轰炸训练,地面部队着重抓单兵、单炮和协同操作训练,全面开展“甲类团”训练,积极组织合同战术训练和战役集训,空军军事训练呈现出新的局面。
   同时,从1979年起,空军装备发展迎来了新的契机。空军与航空工业部门共同研究制定了武器装备发展的方针和计划,明确了加紧发展新一代主战武器装备、缩短与世界先进水平差距的战略目标。1980年3月和1991年,国产运-8、运-7飞机先后交付空军部队使用。空军还开始研制改装电子干扰飞机、轰-6型空中加油机,启动研制新一代作战飞机,开始引进苏-27。空军武器装备拉开了全面更新的序幕。
   20世纪80年代末,印度皇家空军代表团来江西省兴国县参观“兴国籍将军事迹展览”时,皇家空军代表团上校团长在听取了解说员对陈熙将军的详细介绍后,兴奋地竖起大拇指,不住地夸赞道:“真了不起,陈熙将军是一位从山沟里飞出来的雄鹰!”○
   责任编辑 马永义

标签:飞出 山沟 开国 雄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