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亚博app客服生 > 情感 > 正文

亚博足球官网

时间:2017-05-08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篇一:理智与情感

《理智与情感》鉴赏

姓名:陈晶 班级 :英语三班 学号:20109465 摘要《理智与情感》虽是简·奥斯汀的第一部小说,但写作技巧已经相当熟练。故事中的每一个情节,经作者的巧妙构思,表面的因果关系与隐藏在幕后的本质缘故均自然合理。女主人公根据表面现象产生合情合理的推测和判断,细心的读者虽然不时产生种种疑惑,但思绪会自然而然随着好的观察而发展,等着最后结果出现时,与表面现象截然不同,造成了出乎意料的喜剧效果。如果反过来重读一遍,会发现导致必然结果的因素早见于字里行间。父亲去世后艾斯吾德一家生活拮据,来访的爱德华-费拉斯以他的礼貌与学识打动了艾里诺,玛丽安看不惯爱德华的过分拘谨。火炉边,她要求他念诗,时而抱怨他的朗读太过缺乏情感。舅舅的来信为他们带来了乡村小屋的喜讯。但母亲却并不急于把这个消息告诉艾里诺。艾里诺过分理智的爱使玛丽安感到厌倦。单调的乡间生活让玛丽安难以忍受,她拉着妹妹走上山涧。暴风雨中,她遇见了她理想中的男人。就在玛丽安期待着威勒比求婚的时候,他却离开了,没有丢下一个理由或许,作为一个抛开理智的人,他会得到爱情;而作为一个抛开爱情的人,他才得到了低廉的追求:名誉和金钱。

关键词威勒比 玛丽安 爱情 名誉

父亲去世后艾斯吾德一家生活拮据,来访的爱德华-费拉斯以他的礼貌与学识打动了艾里诺:他们一起散步、骑马、交谈,一切都那么平淡,可仍在悄然发生着。玛丽安看不惯爱德华的过分拘谨。火炉边,她要求他念诗,时而抱怨他的朗读太过缺乏情感

舅舅的来信为他们带来了乡村小屋的喜讯,但母亲却并不急于把这个消息告诉艾里诺:“这么早叫他们分开是太残忍了,我相信爱德华和艾里诺现在已经难舍难分了。”玛丽安对此似乎并不以为然:“他在各方面都表现得非常得体。可这样彬彬有礼、身藏不露的感情能满足心灵的渴望吗?爱要充满热情,象火一样燃烧,象朱丽叶、象奥利维亚、象艾洛依丝。”“可她们的结局都很悲惨。”母亲的反驳无法动摇玛丽安爱的信念:“悲惨,为爱而牺牲怎么能叫悲惨,再没有比这更荣耀的了。”爱是幻想还是一种感觉?”玛丽安踱进艾里诺的房间,向她询问他于爱德华的感情。艾里诺过分的理智的爱的行为使她感到厌烦:“敬重他,爱戴他,你要是再使用这样乏味的字眼,我就马上离开你的房间” 爱德华姨妈的阻挠让艾斯吾德夫人做出了早日离开的决定。当爱德华在马厩里找到艾里诺,却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单调的乡间生活让玛丽安难以忍受,她拉着妹妹走上山涧。暴风雨中,她遇见了她理想中的男人:“他不是很完美吗?他托起我就象是托起一片枯叶。” 第二天,心不在焉的玛丽安送走布兰登上校后,威勒比翩翩赶来:“鉴于您不能亲临大自然,我把它们带到你的房间。”当他们谈起十四行诗歌,她欣喜地应和着他:“我绝不承认两颗真心的结合会有任何障碍;爱算不得真爱,

若是一看见人家改变便转舵,或是一看见人家转弯便离开...”艾里诺对玛丽安如此情绪化的爱有所保留:“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们对他还不了解。”玛丽安于此并不认同:“有些人用几年时间也无法了解对方,可有些人只需要几天。”“或者几小时,”艾里诺接着说。就在玛丽安期待着威勒比求婚的时候,他却离开了,没有丢下一个理由。斯第尔小姐也向艾里诺透露了她与爱德华的秘密婚约,伤心的艾里诺不得不掩饰自己,答应她保守这个秘密。 伦顿的舞会上,玛丽安终于见到威勒比,却被他无情地拒绝。“他并没有说过他爱我,有好些次我感觉他要说出来,可他没有。不!他爱我,他爱我。”悲伤的玛丽安在姐姐的安抚下任性地哭泣斯第尔与爱德华的婚约秘密最终败露,“你早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玛丽安质问艾里诺:“爱德华不能跟她结婚,他怎么能娶他不爱的女人。”“我觉得爱德华对她应该甚过威勒比对你,他并没有给过我承诺。要知道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身上是多么的渺茫。”“可你怎么能够隐瞒自己的感情。”玛丽安固执地坚持。“你从来都以为只有你自己才有权哭泣,而我却只能看着她象个胜利者洋洋得意地炫耀,承认自己与爱德华今生无缘。要不是我必须保守秘密,我一定会表现得比你还伤心。”

回到庄园的玛丽安依然无法忘记对威勒比的爱,又一次在雨中,她遥望着他山角下的府邸,呼唤着他的名字,念出曾经那段莎士比亚最优美的诗句:“哦,决不!爱是恒古长明的灯塔,面对风暴却兀不为动。” 大病初愈的玛丽安终于接受了布兰登平静的但却深沉的爱。草坡上,她道出了自己对姐姐艾里诺的理解:“我并不是把威勒比与我的品行相提并论,而是和应有的品行相比,就是你的。” 爱德华在再次来访中也终是表白了自己深藏许久但却依旧浓烈的爱,当他告诉她:“是的,我没有结婚。”艾里诺抑制不住地抽泣——再理智的爱也有爆发的时刻:没有理智的情感和没有情感的理智一样,或者并不可靠。再美的婚礼中也总会有人忧伤——威勒比在马背上注视着玛丽安举行婚礼的教堂:或许,作为一个抛开理智的人,他会得到爱情;而作为一个抛开爱情的人,他才得到了低廉的追求:名誉和金钱。

参考文献《理智与情感》

篇二:理智与情感角色分析

理智与情感角色分析

亨利·达什伍德(Hey Dashwood)—富有的绅士,故事最初即去世,未能给第二任妻子继两个女儿留下任何财产。他嘱咐自己的继承人、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儿子约翰照顾同父异母的妹妹。

达什伍德太太(Mrs. Dashwood)—亨利·达什伍德的第二任妻子。感情丰富易冲动。

爱莲娜·达什伍德(Elinor Dashwood)—达什伍德家长女,个性理性严谨。她爱上了爱德华·费华士,但是她总是优先为家人而不是考虑自己。

玛丽安·达什伍德(Marianne Dashwood)—达什伍德家次女,热情外向,喜欢年轻英俊的韦勒比先生,而不愿接受年长的勃顿上校。

玛格丽特·达什伍德(Margaret Dashwood)—达什伍德家幼女,个性与玛丽安更接近些,但不见得那么聪明。 约翰·达什伍德(John Dashwood)—达什伍德家长子

芬妮·达什伍德(Fanny Dashwood)—约翰之妻,势利自私。也是爱德华·费华士的姐姐。

约翰·米德尔顿爵士(Sir John Middleton)—达什伍德太太的远亲,邀请达什伍德母女到自己产业里的一幢小屋居住。他与岳母詹宁斯太太都热心多话、喜欢乱点鸳鸯谱。

爱德华·费华士(Edward Ferrars)—芬妮·达什伍德的兄弟。爱上了同样温柔寡言的爱莲娜。很早之前他曾经向露西·斯特求过婚。

勃顿上校(Colonel Brandon)—米德尔顿爵士的好友。年轻时代曾爱上兄长的未婚妻,被送去远洋参军。后来那位女子因不幸的婚姻穷困潦倒而死。勃顿上校收养了她的女儿。

约翰·韦勒比(Jo(本文来自:WWw.laborashirt.com 东 星 资 源 网:理智与情感百度盘)hn Willoughby)—米德尔顿爵士的邻居之侄。聪明时髦,吸引了玛丽安。

露西·斯特(Lucy Steele)—詹宁斯太太的远亲。曾与爱德华·费华士短暂订婚。很有心计。

评价

篇三:《理智与情感》的两个中译本对比分析

《理智与情感》的两个中译本对比分析

学号:xxxxxxxx 姓名:xxx

摘要:翻译作为一种语际间的交际,它不仅是语言的转换过程,同时也是文化的移植过程。其中,翻译牵涉到两种文化的转换。此途径有两种:“一种是尽可能让作者安居不动,而引导读者去接近作者;另一种是尽可能让读者安居不动,而引导作者去接近读者”。这是德国古典语言学家、翻译理论家施莱尔马赫1813年在其《论翻译的方法》中所描述的两种方法,1995年被美国翻译理论家劳伦斯·韦努蒂称之为“异化法”和“归化法”。然而对于译者来讲,作为这个过程的主体,不仅应精通原语和译语这两种语言,而且应通晓这两种语言所反映的文化、在两种不同的文化中做到译语和原语的最大等值。

翻译的达意与否,主要取决于译者对原文的理解。要想正确理解原文文本,必须具备把孤立的话语放到具体的语言环境中处理的能力。英文中有句成语叫作“No context, no text”,可见语境对作品理解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本论文基于孙致礼版的《理智与情感》和武崇汉版的《理智与情感》,通过对比,学习权威专家的翻译方法和技巧。

举例根据附件中的英文原版页码前后顺序排列。

例一P1:Their estate was large, and their residence was at Norland Park, in the centre of their property, where, for many generations, they had lived in so respectable a manner as to engage the general good opinion of their surrounding acquaintance.

孙译:家里置下一个偌大的田庄,府第就设在田庄中心的诺兰庄园。祖祖辈辈以来,一家人一直过着体面日子,赢得了四近乡邻的交口称誉。

武译:他们家产大,府第在诺兰庄园,四周都是自家产业;他们好几代住在这里,过着很体面的日子,博得左邻右舍的一致称道。

开篇的这一句话的翻译当中,两位译者的选词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但是所表达的概念基本上一致。

孙致礼与武崇汉的选词对比:“一个偌大的田庄”与“家产大”;“府邸在田庄中心”与“府邸四周是自家产业”;“祖祖辈辈”与“好几代”;“四近相邻”与“左邻右舍”;“交口称誉”与“一直称道”。这几组词虽然单独看来有一些细微的差别,但是如果加入上下文的理解,两个译者的选词

都是终于原文意思的,因此两个版本的译文都是到位的。

例二P8:She speedily comprehended all his merits; the persuasion of his regard for Elinor perhaps assisted her penetration; but she really felt assured of his worth; and even that quietness of manner which militated against all her established ideas of what a young man’s address ought to be, was no longer uninteresting when she knew his heart to be warm and his temper affectionate.

孙译:她很快便摸清了他的全部优点,她深信爱德华有意于埃丽诺,也许正是因此,她才有这么敏锐的眼力,不过,她确信他品德高尚,就连他那文静的举止,本是同她对青年人的既定的看法相抵触的,可是一旦了解到他待人热诚,性情温柔,也不再觉得令人厌烦了。

武译:不消多少时候,她便了解到他的一切优点;她认为他对埃莉诺是有意思的,也许就是这个信念帮了她的忙,使她能洞察一切吧;不过她也真是相信他人好; 当她看出他为人热心,脾气可爱的时候,甚至他那沉默的态度也不再是不足取的,虽然那是她根本反对的,她原以为那不是年轻人应有的态度。

武崇汉译文“她认为他对埃莉诺是有意思的,也许就是这个信念帮了她的忙,使她能洞察一切吧”,以原语为导向,忠实于原文,保存了原文语言的风格。不过她也真是相信他人好: 当她看出他为人热心,脾气可爱的时候,甚至他那沉默的态度也不再是不足取的,虽然那是她根本反对的,她原以为那不是年轻人应有的态度。”忠实于原文的结构,句子晦涩难懂,不能完全传达原文的意思。武崇汉的译本语言不流畅,不自然,而孙致礼的译本对原文的结构进行了适当的调整,因而读起来更流畅自然。

例三P25:…From Willoughby their expression was at first held back, by the embarrassment which the remember of his assistance created,…

孙译:??但在一开始,她还不敢向威洛比传送秋波,因为一想起他抱她回家的情形,就觉得十分难为情??

武译:??开头她因为想着威洛比帮她忙的事,不好意思,眼睛躲着他。??

从以上两个译本,武崇汉的译本以原语为导向,原文中的“assistance”直接译成了“帮忙”。然而,孙致礼的译本以目标语为导向,根据小说的上下文把“assistance”翻译成了“抱她回家”,这样翻译使读者更容易理解,另外,在武崇汉的译文里“their expression”被翻译成了“眼睛躲着他”而在孙致礼的译文里被翻译成了“不敢传送秋波”。“秋波”,在汉语里原是用来形容美女明亮美丽的眼睛,而“传送秋波”是向某人表达爱意的意思。因此,武崇汉主要采取了异化的翻译策略,更

忠实于原文,而孙致礼主要采取了归化的翻译策略,以目的语为导向,因此更迎合了中国读者的口味。

例四P47:She avoided the looks of them all, could neither eat n or speak, and after some time, on her mother’s silently pressing her hand with tender compassion, her small degree of fortitude was quite overcome; She burst into tears and left room.

孙译:她尽力避开众人的目光,既不吃饭,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母亲怀着亲切怜惜之情,不声不响地抓住了她的手。顿时,她那点微不足道的坚毅精神被彻底摧垮了——她眼泪夺眶而出,拔腿奔出屋去。

武译:她躲着大家的目光,吃不下饭,说不出话。过了些时,当她母亲亲切而同情地默默握住她的手时,她那仅有的一点控制力也失去了,她陡的哭起来,离开了房间。

孙致礼将“neither eat or speak”译作“既不吃饭,也不说话”,在形式上忠实于原文,展现出玛丽安因为威洛比突然离去的悲愤。同时孙致礼译本中增加了时间状语“顿时”,突显了玛丽安无以抑制的悲痛之情,孙致礼将“She burst into tears and left the room”译为“她眼泪夺眶而出,拔腿奔出屋去。”描述了一个敏感又富有个性敢爱敢恨的女子形象。武崇汉译作“吃不下饭,说不出话”,武译本中最后一句“她陡的哭起来,离开了房间。”生动的再现了原文的神韵,勾画出一个多情善感,陷入热恋狂爱,却又悲痛欲绝的女子。

例五P64:… I am sure I shall be very happy to chaperon you at any time till I am confined, if Mrs. Dashwood should not like to go into public.”

孙译:“??如果达什伍德太太不愿抛头露面的话,我一定乐于随时陪你们,直到我分娩的时候为止。”

武译:“??我坐月子前非常高兴做你们的监护人,随叫随到,如果达什伍德太太不喜欢出去交际的话。”

对原文里“if”引导的状语从句的处理,武崇汉严格对照原文,而孙致礼对原文的句子结构进行了调整,首先翻译条件状语从句“if Mrs. Dashwood should not like to go into public”,由于译者主体性的体现,孙致礼的翻译读起来更流畅自然。

例六P74:She could have no lasting satisfaction in the company of a person who joined insincerity with ignorance; whose want of instruction prevented their meeting in conversation on terms of equality,

and whose conduct toward others made every show of attention and deference towards herself perfectly valueless.

孙译:和这样一个人交往,埃丽诺是不会长久感到满意的,因为她综合了虚假和无知,她的孤陋寡闻使她们无法平起平坐地进行交谈,而她对别人的所作所为使得她对埃丽诺的关心和尊重变得毫无价值。

武译:对这样一个人,埃莉诺绝不可能乐意长久交往,因为她既虚伪又无知,而且缺少教养,跟她话都说不到一起;对照她对别人的态度,她对埃莉诺自己的一切殷勤和尊重都是分文不值。

在中国四字惯用语中“孤陋寡闻”的意思是“lack of information”或者“ignorant of the outside world”,所以“孤陋寡闻”并不完全符合原文所要表达的的“having not been well instructed or trained”或者“ill-mannered”。而相比之下武崇汉选用的“缺少教养”更符合原文意思。

例七P124:The calm and polite unconcern of Lady Middleton on the occasion was happy and relief to Elinor’s spirits, oppressed as they often were by the clamorous kindness of the others.

孙译:埃丽诺经常被人们吵吵嚷嚷的好意关怀搅得心烦意乱,这时唯有米德尔顿夫人不闻不问、客客气气的,倒使她心里感到一些慰藉。

武译:这种时刻,米德尔顿夫人安详有礼的淡漠倒给了埃莉诺的情趣以可喜的安慰,因为别人吵吵嚷嚷的好心好意常常使她苦恼。

从以上的译例我们可以发现,武崇汉的翻译严格对照原文,因此听起来很不自然,而孙致礼为了迎合中国读者的思维习惯,在翻译过程中对句子结构做了适当的调整,并对句子结构进行了简化,比如将连接词“as”省略不译,体现出了译者的主体性。

例八P135:Mrs. Ferrars was a little, thin woman, upright, even to formality, in her figure, and serious, even to sourness, in her aspect.

孙译:费拉斯太太是个瘦小的女人,身板笔直,甚至达到拘谨的程度;仪态端庄,甚至达到迂腐的地步。

武译:费拉斯太太是个瘦小的妇人,身子直挺挺的,简直近于拘谨;脸色严肃,简直近于乖戾。 原句是一个排比句,语言流畅通达,结构工整严密,体现了语言的结构美,提高了语言的表现力,费拉斯太太的傲慢自大、目中无人、乏味无趣跃然纸上。英汉两种语言在排比修辞格的使用上,用法相似,功能相近,即加强语义,造成一种&“突出”。尽管措辞不同,两位译者都采用了汉语的排比句式,取得了与原文同样的效果。

例九P183:”Had they told me,” he cried vehemence, “that Mr. Palmer and all his relations were at the devil, it would not have turned me from the door. My business is with you and only you.”

孙译:“即使他们告诉我,”威洛比激动地嚷道,“帕尔默先生及其亲属都见阎王去了,也休想把我赶出门。我是来找你的,只找你一个人。”

武译:他激动地说道:“即便他们告诉我帕尔默先生和他全家人都见鬼去了,我也不会走开,我有事找你,正是要找你。”

威洛比为了金钱而抛弃了玛丽安。当他得知玛丽安不堪打击,生命垂危,跑来想得到她的谅解,却吃了闭门羹,于是恼怒成羞,情绪失控,气急败坏的说出了上面这番话。两个译本最大的不同在于对“the devil”的翻译。根据《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the devil”有多方面的含义。其中一个指the most powerful evil spirit, Santa魔王,撒旦;一个指to give force to various expressions, esp. of displeasure用于加强语气,尤其用于表示不悦。从上下文语境来看,该词表达了威洛比的焦虑和恼怒。孙致礼取第一个含义译作“阎王”,该词是民间传说中阴间的主宰,掌管人的生死和轮回。在中国古代的民间信仰里面,人死后要去阴间报到,接受阎王的审判。“阎王”与西方的“魔王,撒旦”相对应。武崇汉取第二个含义译作“鬼”加强语气,用诅咒语来发泄心中的不满,武译较好地传达了这种语气,跟原文比较贴近,恰如其分地展现了说话人的粗俗与愤慨。

例十P212:I have burnt all your letters and will return your picture the first opportunity. Please do destroy my scrawls, but the ring with my hair you are very welcome to keep.

孙译:大札我已全部付之一炬,尊像一有机会定将奉还。请将拙书烧掉。至于戒指和头发,你尽可保留。

武译:你的信我全烧掉了,一有机会就会把你的相片送还。请把我潦草的信也毁掉,但是扎着我的头发的戒指,欢迎你保存。

这是露西写给爱德华解除婚约的信。两位译者显而易地运用了不同的文体风格来翻译此信。孙致礼运用正式文体,用书面语色彩浓厚的古文翻译,比如 “大札”,“付之一炬”,“尊像”,“奉还”,“拙书”。译者使用的书面语高雅、庄重,而此信却出自于一个粗俗不堪,缺乏教养,自私冷酷的人,体现出写信人的矫揉造作、滑稽可笑,字里行间充满了讽刺意味。武崇汉运用非正式文体,选用合乎口语习惯的词语翻译,比如“你的信”,“烧掉了”,“你的相片”,“送还”,“潦草的信”。译者使用的口语浅显易懂,更易于为目标语读者接受。自我暴露式反讽入木三分地刻画了人物的可笑之处,写信人的荒谬浅薄展露无遗。

标签:理智 情感 理智与情感百度云 理智与情感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