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足球官网

时间:2019-02-19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一         现在耳朵里塞的,是第六期《非音乐》的附送CD,标榜的是“风中的乐声,春天的希望”。然而我却没听到一丝有一点生机的所谓“春天的希望”。我找不到英文歌词,听调调的感觉也很棒。
  那些不知名的乐器各自展示音调,我想若是没有了伴奏的缓冲作用,单靠清唱是根本没有音乐的味道的。
  在网上看到“脑浊”在美国的公演,台下的美国佬们个个耷拉着脑袋迷晕晕地听着来自中国的我认为是不人流的摇滚乐队卖力的演唱。――我这时的CDPLAYER里恰好放到某支乐队(非中国内地)的现场演唱会单曲之一,我听得见观众的尖叫声和喝彩声。两种不同的气氛。
  崔健之后的何勇没了音信,何勇和张楚眼看着后继无人。其实打着“摇滚青年”的人早已经一大篓子了,可这些留着朋克头的愤青肚子里没多少文化。他们用最简单的方式用歌来讲生活中的琐事,来发泄自己的不满。吉他弹得不人流,摔得倒如火纯青了。
  这是个标榜个性的年代。
  左小诅咒的磁带,我是在一家音像店一个非常冷僻的角落找到的,仅一张,标价10元。多少银子我也要买来听,越听越有神经被噬咬之感,在我倒下之前,按下STOP键,立马换上同天买来的实验电子舞曲,任由嚣闹的音乐冲击我的耳膜。
  对于某些东西,我们很爱,又不能太爱。
  
   二
  
   一些来自世界的声音。
  “当我们拒绝成长,才会感到成长痛苦不堪。
  音乐里没有感情,就好像枪里面没有子弹,怎么能击中别人?
  其实天堂里也是黑的,只是天使是光明的,因为你有音乐,你的琴就是武器,你的情感就是弹药,你的工作就是证明,用音乐去征服”。
  现在是5月3日24:00差5分钟。我的表已经12点。时针和分针紧贴着彼此,像两个只能彼此痴缠一分钟,一分钟后又即分离的恋人般,甜蜜又忧伤。
  12点就睡觉。一张CD放完。时间已到。晚安。
  
  三
  
  我向英语老师借的那几张CD,竟有两张是原装CD。有五张是打口! 一直以来,我都很想买便宜又精致的打口CD。从高一时知道有这种极具气氛的CD以来,我很想拥有这样一大堆已经报废却很精致的CD。
  买了《摇滚圣经》之后,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因为自己的唱片收藏得太少。因为我们拥有的世界越大,自己就越小。
  我记得我在某封信中曾对玄佚说,宁可买正版磁带,也不听盗版CD。
  
  很不幸的是,我拥有的,大部分是盗版磁带,正版CD为零。
  现在听的这张,名为《Endofdays》,是哪些人唱的,我找不到。红色的封面和曲目上打着小小的孔。是谁唱的已不重要,我只要记住这里面的声音。我认为他们的音乐是属于重金属这一型的。《摇滚圣经》上列举的许多重金属名将,我听是听说过并且很喜欢却从未拥有过。
  这些绝望的声音撕扯着我的听觉。
  翻开曲目,突然发现这张《Endofdays》原来是一张合辑。里面收录的是Kom,Gunsandroses等的一些单曲。清一色的荒凉男声。
  我是很在意那些声音的。
  所以老狼、朴树、许巍的声音,我迷恋到了极致。只是想起曾经垂青的火山的声音,实在令我大跌眼镜。以后看人不应单看表象的,应深入地判断他的声音是否为自己所爱。
  曾经一度幻想自己某天能成为一名流浪歌手的情人,听他用优美的声音唱着给我的歌,笑得纯粹又幸福。
  
  四
  
  我一向喜欢女声,对男声很是挑剔,很少有一下子就喜欢上的男声。U2的歌我反复听,才习惯Bono苍老的声线。这张《Now3》中的那两个名为En-riquelevesias的组合的那首《Bailamos》,我是按了10来次Replay听的。那声音说不上磁性,但音阶伸长的感觉让我听起来很爽快,不冗长,不拖沓。是我喜欢的干净又不失阳光的声音。《Bailamos》一开始吉他拨弦的声音和锐舞的曲风很有拉丁风味。
  我是喜欢这种性感又明快的调子的。其实某些流行歌曲都蛮棒的。虽然带有明显的快餐文化痕迹,但这快餐只要真正美味,人口后还是会永久留香。
  《Iflivingiswithoutyou》,这是一曲明快爽朗的调子。听不出歌词透露出的忧伤。
  R&B也好,Blues也罢,爱情皆是永恒的主题。
  R.kelly唱:If lcouldturnbackthehandsOftime.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某一些令人感动直至唏嘘的声音。说真的,若是没有了音乐,没有了歌词中透露出的“此恨绵绵”,爱情皆会失色。 我能坦然接受任何一种类型的音乐,并且顺带接受音乐中透露的爱与恨,善与恶。

标签:断弦 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