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足球官网

时间:2019-02-13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禁闭      生活像冬天的嘴唇,挂在别人的眼睛里展览。   恍惚走过橱窗,整个世界,被镜子摄去。   看看脚下的路,小草孑孑蠕动,像被宽恕的上帝。
  我竭力从心里抽出自己昨晚用过的化妆盒,失神地掉在地下。
  
  春天
  
  背着你,我用目光缠着春天。害羞的紫薇树,腾地绿了脸。
  我有一点笨拙,想复印一些紫薇的心情给你,却又害怕你知道最真实的自己。
  我想脸红是复杂的。在褪色的年代,我只能背着你,盯着春天。
  
  月亮活着
  
  一个城市,活着,是一支燃烧的香烟,孤独地抚养着尘雾里营养不良的月亮。
  一个人,活着,穿越群山般连绵不断的标点,追求一个平静的句号,梦中最美的月亮。
  一首诗,活着,让人清澈地拂水洗脸,林溪易逝,端一个脸盆,盛水的月亮。
  总得想想办法,让月亮活着。有些东西太遥远,心,近视了。
  
  离去
  
  挂钟,向日葵里的秒针,请你,向她的哭声道歉。
  你这卑微的秒针,隐秘地刺出岁月之血。独饮。把时间一点一点割据。
  她的泪水是你的美酒吧?倾尽全力地一跃,也跳不过你狭隘的咽喉。
  看着父亲,远远离去。
  
  种子
  
  从今天开始,学会平静地说话;学会用十分钟,去写一首诗。
  不再害怕像细胞一样被解读,却永远无人能懂。淡笑或沉默。
  有一些花,无法开在人间,它只绽放于我的国度,没有名字。
  我认识的泥土。远远高于天堂。就这样种植自己吧,一颗忧伤的心。
  
  天堂
  
  思绪,在一瓶饮料里偷渡,汹涌的哀伤,屏息喘着。
  我必定能挖出一种节奏,让它连成天堂的阶梯。离去的你。微笑缓步而行。
  宁静的瑜珈老师,像月亮一样颂唱:“喳嘛呢叭哞唉”,天堂在她唇边震荡。
  我可不可以拾起这样的天堂,送给你。换回你忧虑着的尘世最后的五百块钱?
  
  捉迷藏
  
  偷了一个自己,藏在风吹不到的地方,淋雨,想你。以为这样不会感冒。
  可是感冒那么神奇,它藏得比我藏着的自己更深,若干年后的今天,我才突然抽起鼻子。
  我闻到了你,像一只流浪的小狗,张望在那条熟悉的路。思念迎面走来。
  
  看着自己
  
  想着,重新给自己一个名字,界定潮湿的心情。
  今天,太阳是一个失败的独裁者,照得我,黑暗如夜。
  
  欠
  
  那句话,一辈子,存在某人心里,放高利贷。

标签:禁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