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足球官网

时间:2019-02-12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冰河      “冰河在远方发出了第一声大笑。”这是谁的句子?不过我听到的冰河声并不是大笑,而是一种温存愉悦的“咕咕”声。如果是在夏天,我看到的将是一条终日喷涌着雪白泡沫的湍急河流。而在这隆冬刚刚过去的季节,阳光还没有足够的热情来消融那厚厚的冰层,冰河显得深沉、内敛,并带有几分呆滞和冷漠,但我小心翼翼踩过翡翠色的冰块。仍然感觉到了来自冰河腹部的脉动――伴着“咕咕”的哼吟,一种生命的温厚气息敏捷地传透了我的脚心。而我的冒失造访无意扰乱了一些鸟雀的安宁,它们纷纷向远方的松林避让而去。
  的确是一条活力四射的河流!它像一根银线串起了一路珠宝一样的森林和村庄――这无疑是一个纤巧又庸俗的比喻。事实上它更像是一条脐带,连缀着两岸大片的青稞地,还有无数的青林芳草和人畜禽兽,它为这些生命提供了赖以生存的丰沛水源。它的富于女性阴柔之美的曲线是如此曼妙动人:而养育的恩情又使它具备了母性的博大与温厚,质朴而庄严。
  这条河佑护一方。按先贤的说法是:为有源头活水来。它的源头是上游蕴积着更强活力的祁连雪山,河不过是雪山伸出的一条手臂。如果还要追本溯源,那么更为广阔无垠的自然便是它生命的存属。这就像一个人在自己生活的空间里尽着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使生命焕发着美丽的光彩,而他同时也不过是人类的一个分子,歆享了社会和他人的种种恩遇。
  河下游一个叫民勤的地方正遭受着沙漠的蚕食,那儿的人民正在进行着生存的抗争;那儿焦渴的土地正张着无数的嘴在喊着:水!水!水!这条河奔赴前方,肩负着更为重大的使命。
  春天就要来临。我踩过冰河,体味到了生命之大美。
  
  雪山
  
  环列四周的雪峰在阳光晴美时恍若一排晶莹的岛屿,终日闪耀着圣洁的柔光。但是现在,落日西沉时分,缘于夕阳变幻莫测的独特光照,它仿佛霓虹闪耀下的水晶,折射出迷人的华彩,在黄昏来临后大地随之而来的宁静中尤其彰显出它那高出尘嚣的圣洁和赏心悦目。雪山把它巨大的倒影向落日相反的方向缓缓铺排下去。让人感觉这黄昏的静谧是从雪山的暗影里漫向大地,又缓缓注入心头的。
  夜晚来临,在四处漫流的暮色中雪山依旧是高出其间一片萦青绕白的纯净。远远看去。萦绕的暮色中它的剪影朦胧又安谧,直插深蓝天宇。而那些诡秘闪烁的星子便成了镶嵌在王冠上的宝石。间或有金铜月亮在峰峦间曼妙斜过。那洁白与金黄交织的浩光让我总幻想是一轮钝金的砂轮打磨的。
  每每于眺望雪峰之际,我总要怀念高山的部属――鹰和雪莲。在严寒冻绝生命的雪山之巅,独独它们高奏着自信、有力、豪放的生命凯歌,从而成为雪山孤傲的养子。在大荒云头孤寒的夜晚,我相信它们口含着星月的光辉在喁喁交谈,把数千年前钟子期与伯牙的心音一遍遍抚摸。
  
  落日
  
  落日洇化在积雪的远山。它的消失是缓慢的,从散发着淡黄的光芒到逐渐的绯红、绛红、暗红。再变为混黄,仿佛是有人在远空那灰白中透出微末的淡蓝的调色板上调试着色彩。满山遍野光洁的积雪也随之变幻出迷乱的光色来。最后,远空又恢复了本来的面目,只是变得更加灰暗了。落日只在远山与远空交汇处的那几缕云絮和积雪上遗留一团淡黄的光雾,像从飞翔的鸟儿身上脱落的片片羽毛在空中轻轻飘荡。
  落日下的鸟儿是最温暖的词。它们有轻灵的双翅和足供翱翔万里的长空,是天地间最为自由的物种。可鸟儿们似乎从不远行,总是在黄昏时飞回巢来。莫非它们也有爱家的性情,无论飞多远都难以留舍一片殷殷牵念的旧林?像我这样的漂泊者,暮晚的归鸟最是能够引出甜蜜而忧伤的思乡之情。我总是在遍地夕烟时痴痴地望着鸟们从遥远的地方越过山岭飞回来,又消隐于蓊郁苍黑的松林间。心中便不由想起了故乡和远方的亲人。
  一直以来,我认为日落黄昏是一天里最为静谧的时刻。无论是在闹市还是原野,一天的声响在那时突然消沉了下去,当落日的余晖把一抹昏黄的色彩涂抹在大地上时,大地便融入到一种莫可名状的静中去了。当我在这雪山环绕的远村坐守黄昏的空寂时,这种感觉尤其真切。这或许只是一种错觉,大概在一日的时光行将结束时劳累了一天的身心突然松懈下来的缘故。
  日落西山气数将尽之类的言辞不过是一句言此喻彼的鬼话:是我们将自己的意识强加于自然。就像给孩子的童真罗织罪名。自然总是把纯真的本性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世界面前,却任由我们来依据各自不同的口味下箸,并自以为是地咄咄于似是而非的论说――落日是美的,它什么也不象征。
  我迷恋黄昏的静美,因而喜欢落日余晖铺照的大地。
  
  青草
  
  这是乍暖还寒的日子。几个孩子在玩玻璃球。山村小学斑驳的泥墙下一溜旧雪正在阳光温热舌头的舔舐下渐次融化:雪水把周遭的泥土洇得潮湿泥泞。一个孩子追着玻璃球跑过去。在泥泞中跌了一跤,爬起来又跑回同伴中间,全然不理会衣裤上沾染的泥污。孩子们沉浸在独属于他们的巨大快乐中。正在用他们的思维交谈一些对他们来说挺重要的事情。期间两个孩子为小小的矛盾争执起来,但转眼又和好如初了。
  沉溺于忘我快乐的孩子身旁,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单。晴空静美。顺着孩子们的足迹和玻璃球滚动留下的细小痕迹看过去,我惊喜地看见青草已针尖般从酥暖的地表零星探出了它们那令人心疼的或碧绿或鹅黄的鲜嫩头角。
  我为这初春晴空下的一幕景象感动得眼眶发潮,甚而忘了在一年漫长的四季中要遭遇到的令人难以忍受的那些坏天气,而把这美好的时刻当作一生中的每一天。
  ――这就是送给孩子们的良好的心愿。这心愿又一次感动了一颗历经沧桑的心。

标签: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