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足球官网

时间:2019-02-18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白发吟      爱人,请别再试图拔除   这乌云间的闪电――      它们每一丝   都记录着我少年的哀愁
  青春的苦闷,与中年的思索
  这一丝一缕的白色,躲藏在乌云间
  它们没有枯死
  而是有了比原来还快的速度
  
  啊,当年
  我把它们看成是――
  苍老的标志,耻辱的印迹,
  我用黑漆漆的墨水
  一次次去修改它们,染饰它们
  可那是多么徒劳!
  
  爱人,不用再拔掉它们了
  这些闪电
  有着强健的根须和再生能力
  它们每一丝
  都连接着我的身体,
  它们有温度,暗藏着我生命的密码,
  那一点疼痛可以直抵内心。
  
  到了四十岁,没有白发的人
  是不是有些可疑?
  老了就老了――
  我平静地接受了这生命的暗示,
  这镜子中的真实。
  
  就让它们生长,蔓延吧,
  我不需要什么永葆青春的秘笈。
  我得到的实在太多,
  这简单的每一天,
  我都看做是奢侈的奇迹。
  
  把那些黑色
  输入给白纸上的每一个字词,
  钤刻上我对时间的追问,
  等岁月让它们连绵开去,
  像一场接着一场霜雪,慢慢覆盖了山峰,
  我会坦然地
  让这苍茫的暮色湮没我的头顶。
  
  
  不惑
  ――给自己的40岁
  
  多好的一个秋日。水还原为水,
  云回归为云。
  春天埋下的种子,如今变成了果实。
  那些在枝头上的叶子,
  有宁静之美,
  被最后的暖阳,涂抹上率性的颜色。
  
  虫鸣渐渐消隐,
  青草的绿色将退回地下,
  而大地,像产妇挺起乳汁丰盈的乳房,
  倦怠,安详,
  她有期待被吸吮的幸福。
  
  苍穹深远,银汉灿烂,
  那些星辰,被高处的风悄悄擦亮,
  上升到更高处,
  如同古老的象形文字,闪烁其词
  究竟向我暗示怎样的隐秘?
  
  繁花落尽,喧哗慢慢沉寂。
  语言被省略了,
  词,回到最初的含义。
  还好,活了四十年,
  (这真有些出乎意料!)
  我并没有完全驯服于命运。
  
  选择了自己喜欢的道路,
  遇到了最好的人。
  十月,是我降临尘世的季节,
  此刻,我愿意再一次诞生。
  没有什么遗憾了――
  前四十年
  欠下了太多的人情债,后四十年,
  我将用来报答和感恩。
  
  
  捡芝麻的人
  
  多少年了,我一直把这些文字
  视若芝麻,一粒,一粒,
  从命运之神的手指间遗落。
  多少年了,我就是一个低着头
  默默捡拾芝麻的人。
  
  卑微得像一粒粒芝麻,那么细小的文字,
  被忽略在大地之上,
  星星点点地散落。有的被大风吹走,
  有的蒙蔽了尘埃。
  我就是这样一个专注地
  捡拾芝麻的人。
  我多爱它们,像一个孩子奔走着,
  为捡拾到的每一粒
  而欣喜不已。
  
  ――这是我应得的。
  那些西瓜不属于我,
  它们轰轰隆隆从我的面前滚过,
  无论多大多圆,
  多么甘甜诱人,
  我从未奢望命运的垂青,
  也从未试图得到它们。
  (哎,多少人在拼命地追赶呀!)
  
  原谅我吧!我就是这样一个固执的人,
  ――丢了西瓜捡芝麻。
  命运之神啊,我不再奢求什么――
  到死那一天,我只愿用这些芝麻
  榨出一盏最纯正的香油,
  供到你的桌前:
  “收下吧,世界!
  拿去吧,生活!
  请原谅,我只有这些!
  就用它去点燃一粒星星之火吧,
  用它微弱的光,去照亮
  太阳最难照到的小小角落。”
  
  
  秘密的手艺
  ――答李南
  
  又是一天。
  没有对话者。
  又是一天,
  肉体爱上与灵魂交谈,
  想当年,一个跳动,一个灼热,
  啊,都多么不安分――
  如今,它们都在这里,合而为一,
  肉体安详,灵魂新鲜,
  夏日漫长的午后,为它们
  披上一层柔和的光线。
  
  这是你的快乐,一个
  掌握着语言秘密的手艺人,
  爱上日夜不停地敲打,
  爱上熊熊的烈焰,
  在脊骨上捶击,在血泪中淬火,
  让每一个词,都锻造成
  一把把刺破黑夜的闪电。
  
  越来越无话可说,
  尘世纷扰,血腥漫天,
  有话又能怎样?
  那些词语,像神秘的火种,
  被你隐匿在心里,
  像被一层层密封进坚固的陶罐。
  除了你,
  谁也不能开启它,
  谁也不能让它吐露真言。
  
  再残酷的时代,
  也不能撬开你的嘴,
  让你交出这传承已久的技艺。
  而在生命的终点,
  为了让它――这词语的漂流瓶,
  去未来寻找自己的传人,
  你将自信地
  把它抛向大海无际的深渊。
  
  
  尘世
  
  突来的暴雨压低了暑热与尘埃。
  晚风擦亮了星辰。
  杨树林吐散着薄荷的气息。
  一汪水洼,悄悄收藏了灯火和星光,
  一声蝉鸣,
  唱出了数载泥土下的幽暗。
  你看,喧嚣远去,
  一切隐含的都渐渐裸露出来。
  每一日,都有我们
  不曾发现的美好与新奇。
  
  我是尘世的一部分,这是无法回避的。
  我的骨头,应和了天气,
  我的皮肤上有盐,
  我的体内肯定有一片大海。
  尘世苍茫,对岁月渐渐消除了恐惧,
  老年也变得令人向往。
  你看,我说话不再迂回曲折,
  走路开始有些蹒跚,
  为了与左侧这颗心保持平衡,
  我的身体,开始微微右倾。
  
  
  春寒
  
  活了四十年,我才知道:
  善良,是脆弱的,
  美也是。
  
  尽管我不相信,但是
  我看见了:
  幼芽上劈下冰雪的刀子,初绽的花瓣
  溅满新鲜的血迹。
  遮风蔽寒的屋檐,拆了,
  刚刚还在身边欢笑的孩子,没了,
  哭吧!你们只能拿自己
  如同草芥的命堵气。
  而那一边
  庆功的盛宴和缤纷的烟花刚刚开始。
  
  往瘦弱的骨髓里契着钉子,
  往撕裂的伤口上撒着盐,
  把我们的嘴巴打上铅封,
  一次,一次,他们还微笑着说:
  “嘘,我们给你尊严,给你体面!”
  
  写了二十多年,我才明白:
  文字,是无力的,
  纸也是。
  
  如果我的愤怒和悲痛是一片大海,
  而它们表达出的,
  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滴。

标签:的人 芝麻 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