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高考资料 > 高考报名 > 正文

亚博足球官网

时间:2019-02-19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一向都用“严父”来形容父亲,“慈母”形容母亲,然而我爸爸却是一位深得我心的“慈父”。   “慈父”爸爸最令我受不了的,就是那张成天在我耳边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嘴。酣寐刚起时,那轻柔又恰当的“嗡嗡声”就传来了:“起床了要叠好被子啊,书桌要收拾好,作业要抓紧做,门窗要关好,地要扫干净,别忘了喂金鱼……”
  “好了好了!”我忙不迭地摆摆手喊道,爱怜地摸摸我的耳朵,它真受苦了,一大早起来就要受到这种折磨。好不容易丁零当啷了半天,终于把事情完成了大半,还剩下喂金鱼。也许和八年日夜相对的小金鱼们在一起会比较快乐,正走到金鱼缸边,准备填填它们的小肚子时,熟悉的声音又滔滔不绝地响了起来:“喂金鱼的时候饲料不要太多,这样会撑死它们的,也不要太少,不然它们会饿死的;撒饲料的时候要均匀些,不要光集中于一处,不然它们会争个头破血流,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把手伸进水里,不然会被电着的……”我在一边无奈地撒着鱼食,一边漫不经心机械似地应道:“是!是……“
  一直认为听爸爸的唠叨是受罪,于是我变得越来越讨厌爸爸了,常常顶撞他。但每次爸爸都不作声了,只是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摇摇头,叹叹气。
  没想到抵抗力蛮强的我,这次竟抵不住流感的袭击,病倒了。发烧,感冒,四肢无力,头晕身烫……凡所应有,无所不有。就在此时,爸爸的唠叨又开动了:“要多穿点衣服,盖好被子,小心着凉了;多喝水,保持身体的水分平衡,这样才会快点好起来。”爸爸每天对我嘘寒问暖,照顾得无微不至,而我却对他的喋喋不休爱理不理,对他的关照总视如不见。一天晚上,我突然全身发冷,当时妈妈在外地出差,爸爸十分紧张,一边安慰我,边给我添衣加被。晚上11点多了,四周又黑又静,爸爸着急地在家里翻箱倒柜,找来找去都找不到退烧药。他匆忙穿上衣服说:“乖女儿,我出去买药,你先躺一躺,不要乱动啊,爸爸很快就回来!”爸爸一边絮叨着一边出了门。我静静地躺着,只有寂寞的小闹钟“滴答滴答”地伴随着我……小闹钟似乎不耐烦,叫得更大声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已经12点半了呀!“爸爸!”我沙哑地喊了一声,偌大的房子里只有我的声音在静静地回响着。爸爸出去这么久,又这么晚了,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我正忐忑不安时门“吱呀”的被推开了,一个疲惫的身影轻轻地移了进来,接着飘进无限温柔的声音:“乖女儿,起来吧……”朦胧中,看见爸爸的身影在身边忙碌,我猛然发现,昔口意气风发,风度翩翩的爸爸已远去了,岁月已慢慢在他的眼角刻上了皱纹,无声地诉说着他的沧桑。
  我心里涌起一阵酸楚,怜爱,但更多的是骄傲,幸福。别人难得的宝贵的父爱,我却能拥有,此刻,没有人比我更感幸福了!
  这辈子他是我的爸爸,我愿意和他还有他的唠叨再活――辈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