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星资源网 > 高考资料 > 高考报名 > 正文

亚博足球官网

时间:2019-02-12 来源: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

  合作小镇:米拉日巴九层佛阁      羚羊,或是黑错(“黑错”,藏语:意为羚羊,习惯上叫“合作”)。一个草原小镇,几千年前一抹阳光下的石头。   羚羊的出没给小镇带来绵延不绝的生计,带给我今生探寻不尽的秘密。
  九层佛阁在西藏,合作也有。米拉日巴以一人之力,修建九层佛阁,九层佛阁――隆于青藏之上的高塔,高挂心灵的明灯。
  合作有寺院,院内有经筒。
  在九层佛阁转经筒,院外花朵正开,墙头花朵正红,心灵花朵正白。
  金顶深处,红墙内外,时间在一片红色里游走。
  
  郎木寺:丽莎咖啡屋及其它
  
  郎木――美丽的仙女。衣袂飘然。她留下小镇生生不息的传说,留下小桥流水永不衰老的灵动。
  德合郎木(藏语:郎木寺。郎木,意为仙女。)的桑烟、法号,以及轰然钟声,唤醒甘、青、川一带(郎木寺地处甘、青、川交界处)。
  这甘、青、川的交界处,阳光稠密。
  我需要在这里长久地生息。
  也需要在这里安下另一个家园。听着粗犷的歌谣,唱着自由的小曲,然后,劳作一片土地,让青稞和汗水在阳光下渐渐成熟。
  小镇。寺院。丽莎。咖啡屋。还有众多被记载或传唱的故事,让它们全都住在我心怀,让我感到存在的真实或幸福。
  我要面对深山和郁葱的树林,以及灯光下漫步的游人唱出我的梦歌:
  远离罪恶兮,尘世污浊。
  摒弃私欲兮,我性龌龊。
  群星高照兮,大野不灭。
  仙子起舞兮,歌唱祥和……
  灯火亮了。天也亮了。心也亮了。
  小镇安稳下来。一座苍松之上的寺院,正向红尘播撒大爱。
  一间歌声弥漫的咖啡屋,把我推向红尘更远、更远的地方……
  千年之后,我再次返回人间,这一切定然是我生命的高地。
  
  首曲:2004年记事
  
  2004年,首曲早春的风是多刃的一把刀子,它挑开广漠草原,划破寂寞黄河,刺透我胸膛。
  一对蝴蝶已成时间的标本。它贴于深草丛中,成为另一片草原上的歌者。
  一朵黄花没有完全落尽。立于枝头的叶瓣,是另一个尘世中生命的使者。
  我从草原走来,又向草原走去。
  阒静的草原、蓝天、白云,以及时间的静默:构成我内心世界的安详。
  我热爱草原的光明和热烈,又惮于阳光把我卑微的念想带回另一个世界。
  从黄河深处捧起无数条小鱼,它们游动,它们不说话,它们的话语被我听见。深处的激流和激流深处漂泊怎样的命运?我就此只想在黄河岸边闭上双眼。然后看见散射五彩光芒的天堂。
  天下黄河几道湾?几道湾里几条船?
  巴颜喀拉山。首曲。玛曲。第一湾温柔的臂膀里亲人手扶皮袋凄烈地死去。我生命的舟子搁浅在哪里?谁唱出首曲的悲悯与慈爱?它们定然和阳光一样持久而温暖。
  一尾鱼从心底再度游窜。
  一匹小红马奔驰过草原。
  一朵花装满世界的明亮。
  一对蝴蝶在春风里复苏……
  第一湾里,我的舟子也将载着2004年的往事,载着我年轻的虚幻和梦想,缓缓消失在首曲激流深处……
  
  拉卜楞:明净的蓝天
  
  第一缕阳光投下温暖和光明,拉卜楞,一片寂然里包藏厚爱。
  僧舍。大金瓦寺。舍利宝塔。静静的场院及墙角处游走的僧人,他们匆忙走进大经堂,身后留下一卷柔软的经文……
  相对静止的旃檀树和缓缓移动的阳光金箔,让我在时间下恐慌不安,
  揭开拉卜楞神秘的面纱:
  一座群山围拥下的普通寺院。
  椽檐在阳光下移动,同样是时间的指针。
  几百亩大地生长虔敬。
  几千轮经筒旋转福音。
  我微小的身躯在灵魂滑向天堂途中,在花朵走向最后一季的瞬间,像薄雾中的阴云一样在拉卜楞上空飘散……
  
  外相寺:另一片温暖的草原
  
  让时间退回到乾隆45年(1780年),我是一位红衣僧人,游走在卓格尼玛外相寺嘎丹绕吉林(外相寺全称,位于甘南州玛曲县尼玛镇)。胜乐金刚、大威法佛像、桑烟,以及长鸣不息的法号里,我扑倒在广漠草原。让灵魂接近大地。
  麻吉拉准无量母的佛牙。松赞干布的靴子。文成公主的手镯。莲花生大师的僧氅。以及释迦牟尼的灵骨,构成世界之外另一个辉煌世界。
  于是,我看见死亡或超生的距离。
  生与死是另一种幸福地抵达。
  让时间回到2007年夏天,我是一个凡夫俗子,游走在玛曲察干外相草原。千万只蚁虫在时间下泅渡,我也是其中一只。
  马群、牧人。以及风和阳光,它们从遥远的黄河岸边奔来,它们驮着内心的光明和温暖,正从一片草原赶向另一片草原。
  
  珊瑚城:汉代零王国传说
  
  我还是要说黄河、玛曲、采日玛、阳光,和几千年前的珊瑚城及四周沼泽地(珊瑚城在玛曲县采日玛,是汉代零王国自己所称的天子珊瑚城,四周布满沼泽)、金银首饰、陶器、珊瑚、珍珠……
  王子骑大象而来,不吃不喝。
  他沿黄沙山环绕一周,每天阳光友好地照射,之后草原一片青青。
  早晨,太阳聚满生命的热烈。
  千年之后的零王国已成废墟,沼泽地下的吼叫(传说此沼泽地下有种黑色短毛的水牛,在每天早晨发出吼叫),已成草原上奔跑的牛羊。
  人头骨被风吹响,人头骨里装满漠然的风。
  珊瑚城四季如水,不枯不溢。人头骨是巨大的珊瑚。它们在沙滩上整齐排列。并探窥尘世的秘密。从汉代出发的一滴晨露,它一直停留在空中,讥笑我内心的贪欲。
  我是有意挖掘者,我一直空手而回。我的身躯在珊瑚城神秘的光芒中,不断矮小渐而消逝。
  千年之后,珊瑚城凉风习习。
  沙滩之上,一颗乌黑的人头骨。
  
  腊子口:1935年9月16日黄昏
  
  甘青古道之峡谷隘口――腊子口,需要在鲜血中泅渡。
  你看见红色了吗?
  你看见宝塔顶端的太阳了吗?
  这隘口和两侧山腰是幸福的通道。
  1935年9月16日黄昏,红雨降临。红雨冲跨阻隔幸福的烂铜废铁,红雨谱写悲壮的历史。
  刀削之悬崖上是众多布满血腥的故事,是英雄的悲歌,是光芒万丈的千万个太阳。
  此时,我驻足在红雨下,驻足在2007年某日黄昏下,正被幸福深深地掩埋。
  
  甘南:怀念一片叶子
  
  最后一片叶子挂在清凉月空下,像我一样缄默不语。
  它的背后沾满露珠,我精心呵护的双手接满忧伤。
  一路寒风,一路灯光昏暗。
  几年前我行走过的路上歌声飞扬。
  被我收藏的那片叶子,让我找到合适的言语。常住胸怀的、不能轻易说出的叫情或爱。
  于是,我一直活在几年前的那片叶子里。
  散布谎言的时间悄悄榨取我在时间里的等待。恍若隔世的叶子,今夜,你赤身裸体来到我 梦里,又添加我几年前沉痛的思念。
  甘南的叶子是记忆中翻飞的蝴蝶。
  一只,三只,五只……其中一只在漂泊。
  我潸然,仅仅我就是那漂泊的一只。
  旧事已远。甘南的叶子在岁月里已被风干,而在我思念中越来越新。
  
  创作手记
  
  当我夹起书本走出房门的时候,才发现地面上落了薄薄的一层雪(甘南的初春经常落雪)。它们那么干净,那么透亮。昨夜还是群星闪耀,可现在呈现我眼前的却是一层薄雪,却是春天――春天的到来那么轻盈。没有声响,也没有和我提前预约。它在该来的时候不会告诉任何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来了。看着这些薄薄的雪,我心里有某种无法言明的激动。一年,又一年,在时间的流转中,我们都不可避免地苍老着。而苍老意味什么?是怀旧?是责任?是成熟,还是再生?
  四年前的冬天,我来到一个小镇上,开始了我的生活。可我们谁也无法阻拦时间这辆大车,它一点一点运走了我的青春,而留下一地干涩的回忆。我真的苍老了吗?我带给自己和孩子的又将是什么?每一个落叶飘飞的时节,我准备好自己的住所了吗?生生不息的大地,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我们的存在,我们的复生都在它的怀里孵化着新的意义。这不老的大地呀,我在一年又一年赶行的途中。为什么不敢承认自己似落叶一样必然的命运!
  离开草原这么多年来,我的思想和青春似乎还滞留在草原上。我对草原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这种情怀一直萦绕着我,让我走过一季又一季。一季又一季的岁月深处,我记录着属于自己走过的路途及途中的念想。我时常坐在桌前,望着压在玻璃下的陈旧的照片,总感觉有什么话要说,而却一句都说不出来。真不知是因为自己确实有些苍老?还是瘦弱的肩膀提前承受了过多的责任?窗前是孩子们去年栽种的一些小树苗,它们在时光下终将一抹嫩绿呈现出来,不张扬。不喧闹。那么平静而淡然。我心有深思,多日来不能说出的话语竟是平静而淡然地活着!
  一年又一年,当每一天新的阳光从东方破晓而出时,你又会想些什么呢?我对自己说,活着,爱着,做一个幸福的人,让每天新的阳光都洒我身上,让我感受到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是温暖的。“用新的感激写写生活,写写大地的永久,来监视你灵动目光中包含的热爱。”

标签:甘南 草原